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鼓浪屿

音乐缓缓流淌 文字淡淡诉说 鼠标轻轻点击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刻骨铭心的记忆(一)  

2007-09-15 14:41:49|  分类: 吾家有女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女儿出走

 女儿离家出走,原因很简单,就为找妈妈!可女儿那唯一一次的出走却是那么惊天动地;那么刻骨铭心,是我一生的记忆!也是逢年过节亲戚相聚时的主要话题。女儿的出走太离谱!太不可思议了!因为那时她才两岁零四个月。

 我清清楚楚的记得,那天中午,刚刚午休的我,被一阵急促的拍门声所惊醒,我立刻起来,门外的哭喊声已掩盖了拍门声,我预感不好,家里出大事了,是什么呢?我赶紧打开门,只见孩子的爷爷跌跌撞撞进了门,一边嚎啕大哭,一边说:“婧子丢了!婧子丢了!”我脑子轰的一声仿佛五雷轰顶,眼前一黑,全身发软失去了知觉。等到我醒来时,已有几个邻居在向她爷爷打听着,这时我才明白,女儿没有死,只是离家出走了。惊恐中我理了理思绪,让她爷爷随车回家,我独自去通知我的父母。

 去往父母的家平时只需几分种,可那天的我腿象灌了铅似的步步艰难,好不容易来到父母家,我用力敲打着铁门,不停的哭喊着:“开门,开门!”怀有身孕的弟媳赶紧开了门,我的哭声惊动了正在午休的父母,当他们得知女儿走失时,爸的脸刷的一下全白了,直愣愣的呆坐在床沿上。妈妈虽是女性,可在紧要关头异常镇静!在妈妈的安排下我们分头行动。

 我乘车来到女儿的爷爷家。我还没踏进干休所大院,就听见她奶奶在大院门口哭天喊地,院里的老人三个一群,四个一伙,有的围着老人安慰着,有的在一旁议论着。我的到来中断了哭声和议论声,眼光不约而同的投向了我,似乎等待着什么。我没多想,也没有哭,只是随着老人一同回了家。

 还没走进家门,传来孩子她爷爷的哭声。客厅里还有孩子的婶婶和一个保姆,在婆家待产的孩子的婶婶安慰着我,一旁大哭的奶奶告诉我,那天早上女儿玩水把衣服全打湿了,奶奶生气的打了女儿一巴掌,便让小保姆给女儿换了衣服,自己又忙去了。

 十一点左右,女儿对在厨房做事的奶奶说,要去找妈妈。奶奶想都没想的对孩子说:“去吧,有本事你去找吧,看你有多大的能耐!”要知道从婆婆家到我的家骑摩托车得十几分钟。

 中午十二点,一家人准备吃午饭,这才发现女儿不在。她奶奶先让小保姆在楼上楼下找找,没找着。于是大家分头在院里找,还是没找着。半个小时过去了,全家人这下慌了神,喊声惊动了院里的老老小小,大家也都院前院后找了个仔仔细细,还是没人,这才让她爷爷通知我。

 此时此刻已是悲痛万分的我,哪听的进她奶奶说什么,全身瘫软着倒在沙发上默默流泪,脸转向沙发靠背,为的是不让老人看见我在哭。泪水象开了闸门的河流狂泻,幻想象快进的镜头闪过,心里千百次的呼喊着,婧子:妈妈来了,你在哪儿?出来好吗?妈妈带你回家!宝贝,你别吓唬我,告诉我,你在哪儿?妈妈去接你!只要你平平安安,妈妈不再送你去奶奶家;只要你平平安安,妈妈不上班陪着你;只要你平平安安,你说什么妈妈也答应;只要你平平安安……

  因为第二天是五一,在外地的小叔子回来了。踏进家门的小叔子听罢事情,满脸怨气的说道:“一屋的大人看不住一个小丫,哭哭哭有什么用?还不分头去找!"这时我的父母、弟弟、弟媳也都赶到了。大家商量着分好了工。孩子的爷爷和外公首先去公安局找到局长,这个曾是我父亲学生的局长还真很帮忙,动用不少便衣警察,把手大大小小的车站码头,以防孩子被拐卖。从公安出来便去电视台登寻人启示广告。孩子的舅舅和叔叔则骑着自行车,一个向东、一个向西,挨家挨家去派出所打听有无捡到孩子。而却我独自在院外沿着湖边找。我一边走,一边用木棍这里探探,那里挫挫,既希望看见能证明女儿的物件,又害怕那物件真的出现。我艰难地挪动脚步,幻想着女儿张开双臂向我奔来,我紧紧抱着女儿,千百次的亲吻着粉嫩的小脸,告诉女儿这一生再不会让她离开我。

 就这样折腾了几个小时,已是傍晚了.分头出去找孩子的陆续回到了婆家。随着夜幕降临,一家人更是着急万分。我欲哭无声,只敢偷偷落泪。做好的饭菜放在一边没人问津。已是悲痛欲绝,身心疲惫的我们守在电视机旁,看着登有寻找女儿的广告一遍一遍的播出,盼着电话铃声响起,时钟敲响了六下,电话机静静的躺着。七点的钟声随之而来,一切还是老样。我坐立不安,时而看看钟,时而瞟瞟电话,钟仍然滴答滴答行使着它的使命,一刻也不停止。时钟指向八点,我再也无法控制自己。眼泪止不住的狂泄,我冲出客厅躲进洗手间拧开水龙头,和着流水声把憋了整个下午的悲痛释放出来。宝贝,你在哪儿?你饿吗?吃了吗?这时你该睡了。宝贝,你能听见妈妈的呼唤吗?宝贝,是妈妈不好,你原谅妈妈回来好吗?有人在敲门,我赶紧擦干眼泪走出洗手间,是妈妈,我知道她担心什么,见我长时间没出来怕我想不开便过来看看。四目对视,此时此刻最知我的莫过于我的妈妈。妊娠三个多月的强烈反应,分娩时三天两夜的痛苦挣扎,女儿出生五天就大病没有小病缠身,是妈妈的照料才使我一步一步的挺过来。

  时钟滴答滴答指向九点,外出的爷爷和外公还没回来。广告还在一遍一遍的播放,话机仍旧安静的躺在那儿一声不响。九点半,门被猛烈的敲响着,听着孩子爷爷的喊声,所有的人奔向大门。打开门,她爷爷前言不搭后语的说:“找到了,找到了。”我喜出望外朝门外跑去。可跟在后面的外公也是一个人,没有女儿。我几乎晕倒,难倒?我不敢想,也不敢问,还是奶奶开口了:“丫呢?丫在哪儿?”这时孩子的外公上气不接下气的说:“在别人家里。”我这才松了口气。孩子的外婆问:“有没有吃饭,受没受伤?”孩子的舅舅说:“只要人平安其它就无所谓了。”

 本想买点东西带过去以表谢意,可这时商店全部关门,只好决定送钱了。还是爷爷和外公去接孩子。十点,孩子在爷爷的肩头睡着了被接回了家。一进奶奶家门,女儿便醒了,看见我,朝我怀里扑过来:“妈妈,我要回家。”我的眼泪夺眶而出。紧紧抱着女儿,亲着她的小脸说:“回家,我们现在就回家。”眨眼,女儿在我肩头睡着了。谁也不知道在她小小的心灵里想着什么,只听着她:“我要回家,我要回家”的声音渐渐变小。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45)| 评论(5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